少少

hihi
这里少妤
少读第四声
喜欢乱啃cp
同人文小白
写的文容易be
对不起

【毕淳】请回答,毕先生



  校园梗

  ooc我的


  大学开学的那一年,黄新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喜欢一个男孩。

  “新淳,大一新生要去签到啦,快点和我走!”李希侃的声音如炮仗炸进黄新淳的耳朵。

  “知道啦。”

  “我劝你赶紧的,那些教导主任好凶的。”

  “是啦是啦,你先去你先去。”

  黄新淳疲惫的在床上滚了好几圈,才肯离开那张小床。随便梳理了一下便去签到了。

  黄新淳想到李希侃的话,心里有一点慌,立刻飞驰而去。

  就说不要跑太快吧,孩子撞人了。

  “这位同学,走路请看路,你是大一新生吧,赶着去签到吧,没事,你慢慢来。”黄新淳抬头看被他撞的人,长得真好看,那是黄新淳对他的第一印象。大大的眼睛,眼旁的泪痣如点睛之笔,让他气质又提了好几个档次。就像,冬天的雪一样纯白,夏天的露珠一样晶莹剔透。

  黄新淳看愣神了,一时忘了道对不起,男孩已经走了。

  黄新淳只好继续飞奔。

  “这位同学你怎么回事?所有人都签完了,你怎么才来,你当大学是什么,幼儿园啊!”

   虽然已经以时速八百米的速度跑来了,还是受了一顿批。

  “我说什么了,就叫你赶紧来赶紧来吧。你非不听吧,你看,啥下场。告诉你,你得罪了那几个老头,我们学校的每个工作人员都不会对你有啥好印象了。”李希侃的话如雨下,像个老妈子。

  “行了行了,你口水都喷我身上了,不就好印象嘛,我不稀罕。”

  “哎,你这孩子,太天真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”黄新淳还是忘不了那个深邃的眼眸,它像把黄新淳吸了进去。他现在也管不了李希侃在说啥了。

 

  


  “黄新淳你给我起来!我们去参加学校的音乐节!快点啊!”

  “你又干什么啊李希侃,什么音乐节啊?有啥用啊。”

  “你要知道,你要想在学校有点名气,就得参加音乐节,必须唱歌。你看哈,我们学校的校草毕雯珺就是音乐节爆火的。”

  “我签到迟到已经很有名气了好吧。”

  “不行我们必须去。”


  后来还是被李希侃连拖带拽去了音乐节,又被强迫和他一起唱了首《爱你》。黄新淳本来就长得好看,鼻尖痣巧妙的在鼻子上,加上苏苏的声音,招了一大群迷姐迷妹。

  “哎哎哎雯珺,他是不是就上次撞你那个弟弟啊?”朱正廷是毕雯珺的铁哥们,也被校里的迷妹称作“人间仙子”。

  “嗯,他唱歌还蛮好听。”

  “雯珺啊,你都大三了,你看这孩子不是挺好的吗?你担心你的性别取向要不就他吧,你也觉得他挺可爱的不是吗。”

  “别瞎说,万一人家不喜欢呢,人家肯定是直的啊。”

  “你也说不定。”


  下雨了,下得好大好大。李希侃不知什么时候溜了,黄新淳自己一个人站在楼梯上,没有雨伞,什么都没有,,所有人都走光了,空荡荡的操场,空荡荡的音乐节,黄新淳现在只想打死某个李姓智障。

  “你怎么一个人在这,那个小朋友呢?”毕雯珺撑伞走过来。

  “死了!”

  毕雯珺轻笑一声,把伞撑在两人之间。

  “走吧,雨暂时不会停的。”

  “哦,噢谢谢你呀。”

  小朋友真可爱。

  然后,第二天学校的公告栏上多了这么一条八卦。

  “校草毕雯珺与小学弟雨中甜蜜同行。”下面放的就是黄新淳与毕雯珺一起撑伞的照片。

  “他他他他,就是毕雯珺?!”黄.惊讶.新淳。

  “是啊,你不知道人家是谁就和人家走,不怕被拐了,而且,现在这条消息在学校炒得特别火。”

  “都怪你李希侃,要不是你提前走了,就不会那样了。”

  “哎呀我也是有事嘛。”

  现在好了,全校女生都沸腾了,她们还有组织“毕淳大队”。

  毕雯珺却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。

  “雯珺啊,你看现在都这样了,你就和别人表白呗。”朱正廷不嫌事大的说。

  “拉倒吧,人家肯定伤心死了,我就算了吧。”

  “就你这样,单身一辈子活该!”

  “咚咚咚”,有人在敲门。

  “雯珺,去开一下门。”

  毕雯珺打开门后看见小孩低着头像犯错了一样说“对不起啊,我让你受到这些言语。十分十分对不起。”他鞠了一躬,嗯,90度。

  “啊,是新淳啊,没事的,雯珺不计较这些的,还有,其实雯珺他...唔。”朱正廷突然插嘴,又突然被毕雯珺捂住了嘴。

  “没事没事,我不介意,哈哈。”毕雯珺随便敷衍几句便关上了门,又留黄新淳一人在走廊吹冷风。

  “你干嘛。”

  “你不是喜欢他吗,你不敢说,我帮你说啊。”

  “吃屎吧你。”


  黄新淳好像喜欢。。毕雯珺,这是他思考了好久后的出来的结果,我怎么会喜欢一个男的!我有病吗?我不是gay啊!我想有娃啊!啊啊啊啊啊!

  这导致黄新淳都不敢看毕雯珺了,他只要不经意看了一眼,心就会“咯噔”一下,网上怎么说来着“遭了,是心动的感jio!”毕雯珺则是越看黄新淳越可爱,总是像一只受惊的猫咪,软软的。

  “我喜欢毕雯珺。”黄新淳对李希侃说。

  “我去去去去去!你你你你上个大学变弯了!以前不是还和我说长大要娶漂亮的小姐姐的吗?!”

  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对他有特别的感情。”

  “我祝你成功。”


  大学的生涯过得飞快,转眼毕雯珺要毕业了,黄新淳还是没和他表白,他也没和黄新淳表白。

  “新淳,你的大毕毕要毕业了,你不表白可能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李希侃语重心长地讲。

  黄新淳不语。

  大四毕业那天,下雨了,下的很大,毕雯珺在雨中拍毕业照。他没有看到黄新淳。有点失望吧。

  大家都走光了,毕业了,一切都结束了,他可能再也不会见到黄新淳,他他不会有交集了。

  毕雯珺坐在台阶上,想等一个人的身影。他等了好久,雨还在下,一个带帽子的男孩走了过来,撑着雨伞。

  他把雨伞移到可以遮住毕雯珺的位置。

  毕雯珺抬起头“新...”

  男孩摆出“嘘”的手势。

  “毕先生,你愿不愿意当黄先生的男朋友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请回答,毕先生。”


【毕淳】我想你啊

第一次发文,xxj文笔

ooc我的

毕淳    高冷暖心医生毕x无理取闹混混淳

  一年,又过去了呢。

  手机里多久没有他的通话记录了呢。 毕雯珺又在喝咖啡了,今天的手术很重要,必须得清醒。

  “医生,快把他治好,现在立刻马上!”一个人冲进了办公室。

  “对不起啊,毕医生,他死要冲进来,我们都拦不住。”小护士在后面跟着。

  毕雯珺皱了皱眉,抬起头,看见一个小混混扶着另一个昏迷的混混,他还伤得不轻。毕雯珺又皱起了眉头,这位昏迷的混混正是他的前男友——“黄新淳”。

  啧,他现在都变成这样了。毕雯珺毫无耐心的想,但是,样子还是那样好看呢。

  黄新淳长了一张清秀的脸蛋,不看衣着打扮,还真看不出他是个混混。

  “喂!小医生,听没听到我说话!”另一个小混混急了,“他被人打了!你快医他啊,你们医生都tm这么不管人死活的吗!”

  “咳,你你先把他搁那吧,我会帮他检查的。”

  “我劝你说的不要有假!”那个小混混走了,留下毕雯珺和黄新淳两个人在一间办公室里。

  毕雯珺开始帮黄新淳检查,一条条伤疤在黄新淳白嫩的皮肤上显得格格不入。其实只是一些皮外伤,是黄新淳自己易惊体质,晕了而已。

  “这样还想当混混。”

  黄新淳完全是娇生惯养,没受过一点苦累,只管在家里优哉游哉,当时毕雯珺答应要养他时不知下了多大决心。现在却染着红毛去浪江湖,真是天真的不得了。

  手术时间快要到了,毕雯珺只好吧小朋友放到一间空的病房里,自己去执行手术。

  毕医生手术从没有失误过,但是今天他却意外的反常,他试着让自己不太激动,不要想着他,但手术的时候还是汗如雨下,护士帮他擦了好几次汗。

  手术成功了,毕雯珺长叹一口气。去病房看他的小朋友了。他走到病房,却看不到黄新淳的人影,“唉。”他知道,黄新淳醒了。毕雯珺走到大厅,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叫“谁送我来的,为什么我在病房,我没病,你们有没有搞错!?”

  护士被弄得很难为情“这位先生,您别激动,我们也不知道您是怎么来的,但看您身上的伤,您应该是我们的病人”

  “拉倒吧你!”

  毕雯珺二话不说冲过去拽着黄新淳手腕离开了大厅,去到他的办公室。

  “你tm谁啊!”

  “嘴巴放干净点。”

  黄新淳不耐烦地盯了一眼教训他的人。

  “毕毕毕毕毕毕毕!”

  “必啥啊必,必胜客啊。”

  “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!”

  “这是我工作的地方,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?”

  “哦。”黄新淳激动的有点失礼,也忘了他的前男友是个大医生。

  “你朋友送你来的,他把你放这就走了,我要去执行手术,便把你放到了病房。”

  “我很严重吗?”

  “没,就皮外伤。”

  “哦。”

  两个人不再说话,面对面坐着,几片秋的枫叶飞了进来,记得,分手那年也是这样美的秋天呢。是谁先提出的呢。是黄新淳吧,毕雯珺也没去挽回什么。那次吵架真的让人不爽,又让人后悔,为什么年少时不懂得珍惜彼此呢。

  黄新淳望着树叶出神,毕雯珺看着电脑打着字,哒哒哒的声音渲染了的宁静的气氛,自打黄新淳出来混,他就没享受过安静,街道的打架声是吵的,家里父母的吵架声和保姆的急躁声是吵的,就连自己曾经最喜欢的树荫下也多了讨钱的声音。

  “你,要不先回家吧,父母会担心的。”还是毕雯珺先开口了。

  “不要,他们忙的吵架的时间都没了,哪还有心思管我,也就那个烦人的小保姆天天在我耳边叨叨叨。烦死了。”

  “那你也不能住医院啊。”

  “喂!我受伤了哎!你懂不懂的爱护老弱病残的啊!”

  “......”

  行吧,后来黄新淳还是住在病房里了。天天要吃吃,要喝喝。

  等到毕雯珺来查房“你还不走啊,你这样一天天的,二十来岁都要变残废了。”

  “你管我,我还没好呢。”

  毕雯珺始终对黄新淳狠不了,也只能任他吃,任他喝,任他享福。

  黄新淳其实还是喜欢毕雯珺的,他把喜欢都藏在心底,不知如何开口,他太爱面子了。

  第二天,黄新淳还是出院了,他不想再闷下去了,他走了好久好久,脑海里还是毕雯珺的样子,声音,为什么呢。

  我还是忘不了他啊,三年没联系了,他在我心里,还有地位吗。

  他知道毕雯珺在那家医院工作,他在等自己被打伤的一天,就可以托朋友兜远路把他带到这家医院。让毕雯珺治疗,让他再次在意他。但是,他现在觉得,真的,好假。再也回不到过去,过去毕雯珺爱他的样子,过去毕雯珺包容他的日子,过去最开始的样子。

  他哭了,泪是咸的,以前毕雯珺会为他擦,不想看他哭。现在没了,什么都没有了,家庭的矛盾,社会的黑暗。留给他的只有这些了。

  毕雯珺也放不下,自己的榆木脑袋使自己错过了太多,当年为什么学医,也许是想学着填补自己心里的伤吧,那个黄新淳留下的伤,深深地刻在他心里。他也不是不想挽回,只怪自己年少无知,不知那是他最后一个恋人,他离不开他,也曾以为可以再找一个比他更好,更好的恋人。到后来才发现,自己还是太没用了。

  他喝酒了,今天晚上,按理说这不是一个主科医生该做的,他应该沉稳,有耐心,不大会发脾气,但他压抑太久了,几天的交集挑断了他最后一根弦。黄新淳像一个病毒散发在他脑海。挥之不去。

  在酒吧出来的清醒人,见到了在角落哭完的伤心人,他们面对面。

  他又哭了“毕雯珺。”

  他低下头“黄新淳。”

  “我好想你。”